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杭州城市猎人私家侦探公司
  • 电话:0000000000
  •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采荷路采荷大厦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杭州私家侦探 带这觉知看婚外恋

杭州私家侦探 带这觉知看婚外恋

发布时间:2017-04-17 18:14

 要谈人类的一切问题,必须回到「心」,因为人类的一切问题也只不过由这颗心创造而已。为什么「爱人的心碎,法律的监督,道德的谴责,也阻挡不了婚外恋产生的「魔力」?」,基本的原因是,在那真心之中,根本不存在一个「爱人」、「法律」和「道德」的问题,真如之心生出万法,但它未有一物。我们一般意义上的「爱」、「法律」和「道德」属于头脑层面,而有些时候我们活在「心」中。当「头脑」从人类的意识之心中产生出来之后,在人的存在里面就出现了「心」以及「头脑」的问题,「头脑」意味着你的生命存在中理性的、判断的、伪巧的、有为的部分,而「心」意味着你的生命存在层面中那本来的、不讲理的、感性的部分。这两个部分实质都属于妄心的层次,因为真如之心仅觉不为,所以它即不是讲理的也不是不讲理的、即不是理性的也不是感性的,它和二元存在无关。我们一般讨论的意义属于妄心层面,因为真如毫无作为。杭州私家侦探 带这觉知看婚外恋

在妄心层面,理性的、判断的、比较的、有控制力的,被叫作头脑;感性、疯狂的、不可理喻、更深层掌控的,被叫作心。后部分「心」离真如更近,因此它的力量更加强大。在没有觉悟来到和「二元」无关的觉性(真如)之上时,我们都活在那个分裂的、二元对立性的妄心存在之中,每时每刻,每步每处,我们都处在这和那、此和彼的选择和对立的层面。在未来到「觉」上,活在梦中,我时刻被分裂着,被两件东西向相反的两个拉着;只是有时我们能够感受到,有时感受不到。但无论感受到,还是感受不到,都是如此。

当然,在婚姻这件事上,丝毫没有例外。事实上对我们来讲,婚姻并不是一种特殊关系,它和我们平日中的其它关系完全平等;只是,你「认为」有些不同而已。人和任何存在都在构成「关系」,而所有「关系」的基本意义都在于--关系,它是一座借着向外而走向内的桥;关系,它是一种心想法亲近它自己的过程和途径。我们在日常中和这个人相处,和那个人相处,那只不过是心在和它自己相处;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想着碰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同事,爱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你越喜欢的那个人,他越「代表」你的心;他越被你喜欢,他越接近「是」你的心……你和他接触,爱,那只不过是和一个你深藏的但存在于外的另一个你自己接触和爱而已。

为什么我们喜欢和我们喜欢的人在一起呢?因为他们就是我们自己,和他们相处就是和我们自己相处。爱他(她),只不过是在触摸我们自己。在那深层的喜爱之中,心全然地爱着它自己、欣赏着它自己,就犹如一个模样美好的人在那里照镜子一样,在那欣赏和爱中,它感到满足。所以,心是如此的渴望一个它喜欢的人,甚至发现了一个它喜欢的人,它全然不顾头脑的警告、阻挡、甚至恐吓而去爱。心太爱它自己了,它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又是一个自恋狂,你想想,当心遇到了它另外的一个自己时,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在开始和一个人接触的时候,我们往往都是从「心」开始的,但生活一段时间,我们的能量都从心走向了「头脑」……然后我们生活在头脑。事实上,头脑是「离心」的,头脑是一直在作离心运动的,头脑的存在是头脑迟早被不停旋转的心甩将出去,因为心就是一个旋转的轮子,而头脑处在它的边沿;当你把一样什么东西放在一个旋转的转轮上时,因为轮子的快速转动,当然那东西得向外去,且那轮子旋转的越快,它就越向外去;爱、婚姻、关系、性等存在就是放在「心」这个转轮上的东西,它旋转,旋转……被跑到和集中收藏起来的一端叫「头脑」,随着「头脑」收集的那些东西的增加,它的重量越来越沉,轮子继续转,它被「甩」出的可能性更加增大。所以,自从人类的头脑产生,「头脑」一直就要从生命这个整体中「甩」出去,从它一产生开始,它就已经不准备属于这个整体了,头脑时刻有被甩出去的危险,所以头脑一直生活在被丢出去的恐惧之中,头脑一直在试图抓住什么以让它感到安全。

当我们开始爱上一个人,一开始我们很好,因为我们都基本上是处在「心」中的,随着我们相处的增加,我们都在像轮子一样转运--生命本身就像轮子一样在转。当我们相处到一定的时间时,原来我们以为相爱的那些物质和元素都被甩到头脑、都被甩到生命的边缘去了……我们那些从前相爱的基础离生命越来越远,离心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因为仍然在运转的妄心之轮把它「甩」了出去,就犹如一道伤痕的痂结被弄掉了一样。

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觉知,我们生活的越久,我们就越头脑化;两个越头脑化的人生活在一起,就越像两个向相反方向转运的齿轮一样,只要他们一接触、一碰触,必然是创伤、是伤害,于是就会形成生命之痂,当那个痂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那痂变得和那个人一样大时,好,妄心之轮继续转……于某个时刻,它就脱落了。当一个人处在你的妄心之轮,你旋转的越快,你就越讨厌他(她);你旋转的越快,你就越在无意识中把他(她)「甩」出去。什么时候你才能不那样?你转的速度慢下来,甚至是你静止的时候--你们不是靠近头脑更近,而是靠近心更近的时候,你们才能够真正的稳固、安宁的相爱。

因为在无觉知之中,人人几乎都是一颗妄心转运之轮,所以,他们的生活必然是那样。有什么东西,他开始喜欢,过不了多久,他就不喜欢--有什么东西开始放在他轮子的中央,因为旋转和稍微的偏离,最后,它被甩到轮子边上去,最后它被甩了出去。

我们和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些人生活在一起时的情况正是这样。那妄心开始「拉近」一个人的速度和力量和它「甩出」一个人速度和力量一样。这就是我们开始爱上一个人时我们是那么的疯狂,而当我们讨厌她(他)时,那推开他的力量也同样疯狂的原因。当你爱她时,你抱着她,你的力量大了再大,你想把她嵌进你身体;而当你不爱她时,你恨她,你真的或在心中里不停地暴打她,甚至想把她杀死。

当头脑厌弃一样旧的东西时,它就开始寻找新的。一旦它找到新的,它把厌弃旧有的事物的力量变成喜欢新的事物的力量,因为原来已有一份热爱新的事物的力量,现在,他又把厌弃旧的事物的力量反转过化成热爱新的事物的力量了,如此一来,他热爱新的事物的力量变成双份,而对旧事物连接的力量又少了一半……由此你可见,那新旧更替的力量和速度会有多快了。

由此,在婚姻中,你可以看到,当一个人开始厌弃一个旧人并喜欢上一个新人时--那心如何了?它把整个生命都给了那新的,它不断地创造着能量加速着新旧更替。在那坠入妄心的深层,在那理性根本不起作用之时,那一个陷入深梦中的人开始变成瞎子、疯了和无所顾及的人,他听不见另外一个爱他人的声音,他完全忘了法律和道德,在那幻梦里,他只是疯了一般的朝向他的「心」--那新出现的、他认为代表他心的爱人。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个人陷入婚外恋时,爱人的呼声、法律的监督、道德的谴责根本不起作用的原因--因为那个深梦中的人根本就因为太执着于某一事物,从而变成了瞎子、聋子和疯子了。

所以,在所有的深度婚外恋中,他们相爱基本上都是一个瞎子、聋子和疯子在爱上另一个瞎子、聋子和疯子。因为太贪痴,他们六根坏了仨,所以他们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浅度的妄心被叫作头脑,深度的妄心被叫作心,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没有觉知之时,我们都是些被深浅妄心操控的人。我们那样做的实质是无辜的,因为我们都在「被做」,而不是我们在做。一个人在无明中,就犹如被丢进绞肉机一样,我们被挤进痛苦的轮片中,被碾碎,被切断,那根本就由不得我们掌控。在根本不知道「觉」存在的轮回当中,我们都是一个盲目的大念头,我们被一个盲目的大念头拉着东走西走,被它拉着进天堂,被这拉着进地狱,你们作不了自己的主啊?所以,在那无数世的生命之中,虽然我们创造了自己痛苦的业,但我们都是无辜的,我们也并不是罪人,我们只是无明、无觉的念头的受害者。所以,觉悟吧,觉察自己的念头,了解自己的深度信念,处在「觉」上,脱离生死轮回,终止被牵拉、被带动的命运不由我们掌控的局面。

从真相的层面来讲,婚外恋和道德和法律是无关的,是道德和法律多管了闲事;但从社会管理的层面,它参与就参与了。但我们知道,婚外恋并不是罪人或可耻的行为,那只是一颗妄心疯狂地去爱它自己的表现。婚外恋是一个人在他旧有的镜子(心)中又看见了一张新的面孔--他从他被忘却的自我中又看见了自己新的样子,出于自我本性的自恋,它当然是要疯狂的、不顾一切的亲近它自己喽。婚外恋,就像一个久蓄的水库开了口子,它所有的能量都从那个小口里挤出朝向低洼处,那力量当然大的很:爱人的呼唤--那试图去堵口的小手,法律的监督--那站在一旁指挥治洪的军官,道德--那发急的老头……对于突出其来的决口之水又有什么用呢?妄心朝向它自己的力量势不可挡。

婚外恋,就像上面水库里面的水流到下面的水库--那过程是瀑布般的……你会看到那水的舞蹈,水的激情,水的歌唱。抛弃道德、法律和头脑判断的因素去观望婚外恋,你会发现它的美,你会被它的生命力所震撼,你甚至会被它所吸引。连观望的人都那样热爱婚外恋,更何况婚外恋中的人?婚外恋在麻木的旧有觉识当中,创造和体验新的生命力、新的激情;如果说初次婚恋是老天给的礼物,人们的婚外恋是他给予他们自己的礼物。婚外恋将两个人带到头脑中心的疯狂,在古城新的娱乐场中,自我因为太爱它自己而忘我了。婚外恋是一种自我忘却它自己的方式,但是正是因为这忘却的创造,自我接近它自己的神性。站在自我的角度讲,这是无可厚非的,它是自我自身的生命和旅程。抽掉社会给予我们的信念来看婚外恋:婚外恋就是婚外恋,它即不是丑的,也不是美的,它是热情活着的它自己;婚外恋像任何其它一种关系一样,它是正常关系,没有我们的扭曲的判断,婚外恋怎能是非正常关系呢?

人们对婚姻的维持是靠自觉的,当他们不能维持时,他们就不能维持--他们也强迫不了他们自己。婚姻就像是一个蓄水的水库,当那生命的能量--那水--能在那「心」之岸中待着就待着,不能待着它会自然溢出。那不可掌控的深层妄心有它自己的生命意识。一条河带着觉知可以走向这里,也可以走向那里,也可以在某一处平地上停下来;生命是一条河,我们不必去操控它,我们仅仅需要带着觉知跟它走就行了。但要点是,我们不要失去觉知,一旦失去觉知,我们就是一条盲目的河,而不是一条清醒的河;当我们是一条盲目的河时,事实上本质上我们并没活着。请记住在生命中带有觉知做一切。不要离开觉知,离开觉知,我们就坠入了梦。

生命中任何一次痛苦的事件和痛苦,都是一次唤醒你的机会和唤醒。倘若你曾发生过婚外恋或它给你带来重大的痛苦,很好,在这次机会声中醒来吧,去训练你的觉,邀觉知到你的生命中来--恋爱的是念头,用你的觉知照着你的念头恋爱世间任何一事一物吧。念头可以爱上一切,带着觉知的爱是不会迷失的。

我们现代人都常常说起婚外恋,婚外恋是一件新奇的事吗?不,婚外恋是一件古老的事。从婚姻制度从人类的意识之中建立起开始,婚外恋就已经产生了;且实质意义上的婚外恋非常普通和常见,几乎每个有过婚姻的人都曾经发生过婚外恋,即使没有在外在真的实施过婚外恋,在那心中,我们也曾不止一次地婚外恋过吧。热爱存在是心的本质,而一个人去热爱它的异性同类,那非常自然和正常不过了;爱是一件出格和过火的事吗?世界上任何事都有出格和过火之说,唯独爱没有;无论你怎么爱,爱都不过超出它自己;无论你怎么火热,爱都不会过火。爱是一种没有边界和过火的生命行为。如果你想爱谁,那就去爱吧,让头脑仅做你生命的参考而不是主宰。头脑是你生命的奴仆,你怎能被它假作主人来主宰你自己?清晰的河流有流向这、又流向那的权力--存在给了它流动的动力和方向,变成一条觉知的河,自然流动你生命吧。在那流动之中,朝向爱,接近爱,成为爱。

婚外恋是生命中自己所创造的插曲和乐章,倘若它纯美,享受它;倘若它给你带来痛苦,从此处觉醒。总之它并不是一件坏东西,它是一份礼物,生命中任何的发生都是一份礼物。

参考资料:

http://www.hzhentan.info/news/253.html

名称:杭州城市猎人私家侦探公司
电话:0000000000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采荷路采荷大厦